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工程建设领域招投标乱象层层转包画工当建造

2018-11-02 12:41:32

工程建设领域招投标乱象:层层转包 画工当建造师

“萝卜招标”黑幕多,画工当上建造师——工程建设领域招投标乱象调查

从“围标”“串标”“萝卜门槛”到层层转包滋生权力“掮客”……工程建设领域中招投标乱象频生,一些地方甚至出现画工当上建造工程师、厨师当上监理工程师、司机当上了安全员的“怪现象”。

招投标原本是为了公开透明,“围标”“串标”为何能屡屡得手?这背后都有那些“猫腻”?

招标环节:“围标”“串标”有“黑手”

“有时,看似有十几家企业参与投标,实际上仅为一家幕后操纵。”因腐败犯罪在江西某监狱服刑的一名大学基建处原处长告诉,一次工程招投标,一家公司往往能“召集”到十多家甚至更多有资质的企业出场相助,并根据自己的需要确定名下围标企业的投标报价,一旦中标,利润高达工程额的20%;一些中介机构则充当权力“掮客”,依靠卖标书、收报名费、咨询费等牟利。

2013年4月,江西省赣州市曝出一起涉案标的金额高达32.47亿元的特大串通投标案。自2010年以来,钟某、刘某等人纠集谢某等人,从赣州公共资源上获知工程招标信息后,以赣州市全市范围内公开招标的工程项目为目标,通过组织、联系和挂靠、借用、收买多家公司对项目实施围标,大肆进行“串标”犯罪活动。

经查,截至2012年5月,钟某、刘某等人先后在赣州范围内通过串通投标对58个工程或标段中标,中标金额高达32.47亿元,并通过将所中标项目转卖出去的方式,非法获利1.2亿余元。

在部分省市调查发现,一些工程建设项目往往刚进入招投标环节,就在官商勾结之下,通过肆意操纵投标,形成牵涉面广且严密的“黑色链条”。

2011年1月,江西省萍乡市纪委曾通报一起招投标领域窝案串案,涉案标的金额达2亿余元,涉案违纪金额1600余万元。此案仅涉及串通投标项目就有21起,涉及串通投标公司100多家,共22名党政领导干部牵涉其中,6名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受到行政处分。

鹰潭市纪委执法监察室主任陈勇等办案人员告诉,围标串标手段背后,衍生出诸多操纵招投标“手法”:招标方“量身定做”设置门槛实现“萝卜招标”;将整体项目“化整为零”,使之达不到法定招标工程规模标准,继而采取“邀标”方式定标;采取“钓鱼”方式,中标方先低价竞标成功,再勾结招标方变更工程设计方案或追加工程量,达到牟利目的。

标后环节:层层转包画工能当建造师

“在招投标环节拿到建设项目,仅仅是一些承建单位‘赚钱’的开始。”鹰潭市监察局局长杨森告诉,“更大的‘猫腻’在招标之后。”

2012年4月,济广高速鹰潭南收费站的改造工程现场发生一起坍塌事故,导致6人死亡,直接经济损失486.9万元。经查,工程的施工方无任何建造资质,作业人员竟无一人具有行业从业技术资格证,甚至从包工头到建造师等多人,为仅仅懂得雕刻技艺的画工。

仅仅一个月之后,鹰潭再次发生一起市重点工程的坍塌事故,导致2名施工人员当场被掩埋致死。事故原因是这2名施工人员在未接到工作指令、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、无相关人员看护的情况下进行违章作业。

调查发现,两起事故均与施工单位资质不合格、监理单位缺位有直接关系。由于相关制度不健全,受利益驱使,一些施工、监理单位往往采取转包、挂靠等形式进入市场,“一级企业中标,二级企业进场,三级企业施工,甚至是没有资质的人员施工”成为建筑业一个怪现象。

为确保工程质量安全,国家明令禁止中标企业对整个建设工程进行转包或非法分包。“但事实上,不少中标企业存在着非法转包行为,并在转包后彻底当起了‘甩手掌柜’。”据杨森介绍,中标企业通常向挂靠企业收取总工程款的1%至10%作为“管理费”或“转包费”。

有些挂靠企业会将工程再次转包给当地的包工头。包工头为了获利压缩人力成本,往往聘请一些劳务费相对低廉的无资质人员参与施工。

标后监管:让竞标者“先掂量下自己能不能做”

如何从根本上遏制招投标领域乱象?“标后监管制度对招投标环节能起到制约作用。”陈勇告诉,2013年1月起,鹰潭市下发了《市政府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标后监管办法(试行)》等一系列规章制度,以强化工程建设项目各方职责和现场管理。

其中要求,建设单位以民事合同的方式与中标施工单位、监理单位约定:项目结算时,将根据检查结果、考勤登记情况计算施工、监理单位违约金;对违约情节严重的,禁止进入鹰潭建设市场投标1至3年。

“为保证工程建设质量,必须将施工、监理单位的主要技术及管理人员牢牢‘绑’在工地上。”鹰潭市城乡建设局副局长周建水表示。目前,鹰潭市纪委、监察局已根据考勤情况扣除违约金20多万元,3家企业被列入“黑名单”,禁止一定时期内在鹰潭市承揽工程项目。

在鹰潭市便民服务中心亮化工程的招标中,中标排序人自知不能按约定派出本单位管理技术人员到场施工,主动向建设单位提出放弃中标排序人资格,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“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上查询到公司的诚信记录,不守信等于自毁前途。”鹰潭市高新区一政府投资工程项目部负责人樊祥敏说,标后监管制度让工程竞标者心态发生改变,从“不管不顾先抢到手再说”到“先掂量下自己能不能做”。(胡锦武、袁慧晶)

原标题:工程建设领域招投标乱象:层层转包画工当建造师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新

作者:

水陆两用挖掘机出租
灭蟑螂
售货亭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